福州 企业 产品 知识 推广
房产 家居 汽车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时尚 日用 服务 商务 工商 广告 工程 工业 农业
  •   文章合为时而著。此刻现在,最应景的话题,莫过于春运了。

      昨天看到新华社播发的一则报道,讲述记者现场探访北京京铁列车服务有限公司生产基地的所见所闻,无非是说高铁的餐食生产过程如何如何的规范卫生云云,不足道。有意思的,是在文章的末尾,有意无意地一笔带到了一个细节:“目前北京京铁列车服务公司生产10元、15元、20元、30元、45元、65元、99元7个价位28个品种的各类餐品。但45元盒饭的产量最多,占到一半以上。”

    图片不存在

      高铁的盒饭,一直是舆论吐槽的对象,核心论调当然是指责其“贵”,而举例最频繁的便是这45元档的盒饭:“一份盒饭要卖45块钱!”。从上述的事实细节来看,45元档的盒饭并不是最贵的,因为在其之上,还有65元、99元两档盒饭。“贵”之说的凭据从何而来?老掉牙的“成本论”——“40元盒饭成本不过5元,60元盒饭成本不过10元。”这是去年春运期间媒体热炒的一条“铁路内部员工爆料”。其实呢,这成本,只是盒饭的食材成本,甚至还没有包括包装成本!成本是什么?成本是最高的代价!生产成本只是成本构成的一部分,远非全部。高铁盒饭的成本该怎么看?要看它的机会成本:卖给张三的收入是招待李四的成本,卖给李四的收入是招待张三的成本。客运量井喷的春运时节,需求大盛,机会成本亦随之骤升。“40元盒饭成本不过5元,60元盒饭成本不过10元”云云,不知所谓也。

      成本不是这里要讨论的,要说的,是上述提到的一个有趣的现象:在7个价位28个品种的各类餐品中,“45元盒饭的产量最多,占到一半以上”。问题是自然而然的,生产量最多的,为什么是45元档盒饭?

      一个解释是,价高则收入高,为了多挣钱所以多生产较高档的盒饭。但这解释很容意被证伪:比45元档盒饭贵的还有65元、99元两档盒饭,如果要说多挣钱,岂不是应该更多生产65元、99元两档盒饭?不多生产65元、99元两档盒饭,很显然,是因为65元、99元两档盒饭市场需求少,多生产了卖不掉。中国铁路总公司无疑是一个垄断者,绝对是。但是,垄断者也不是想卖什么价就可以卖什么价的,因为它必须过消费者这一关。一个垄断者当然要觅价,或者价高卖得少一些,或者价低卖得多一些,务求局限下自身收益的最大化。然而,消费者的市场需求曲线约束着垄断者,它只能在此线上寻寻觅觅,而不能脱离市场需求曲线胡乱开价,否则市场会惩罚它:卖不掉。换言之,一个垄断者可以“漫天要价”么?回答是,不能。因为消费者掌握着市场上最大的权利:不买!

      另一个解释是,45元档盒饭市场需求最大所以生产量最多。但这解释也很容意被证伪:难道15元、20元、30元档盒饭的市场需求比45元档盒饭低?不可能!市价是约束竞争的一项局限,价越低,市场需求越大是常识。这些年,对高铁餐食批评最多的,就是15元档“平价盒饭”的供应不足,消费者想买而买不到。从今年1月1日起,铁路系统对餐食供应做了一个调整,“15元盒饭不断供”政策不再执行,即15元盒饭售完即止,中途不再补货。消息一经披露,君不见,舆论大哗群情汹涌。这是一个明摆着的证据:不是没有需求,而是没有供应。

      结论很明显。45元档盒饭生产量最多,是因为市场需求最大——没有需求它卖不出去。不过,这所谓的“市场需求最大”,是在特定的局限下形成的:一方面,在其之上的65元、99元两档盒饭市场需求的确小;另一方面,在其之下的15元、20元、30元档盒饭(10元是包子,没有可比性)市场需求大但供应不足。这不足,是铁路公司主动调控的结果,不是没有能力供应,而是限制着供应量。实际上,“15元盒饭不断供”云云,从未认真地执行过——否则旅客不会投诉频频,今年其停止执行,不过是不再要这装饰了。很多事情,政策文件上是一回事,实践运作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    没有疑问,45元档盒饭“市场需求最大”,与销售盒饭的列车乘务员的卖力推销相关,而这也表明着,盒饭的销售总收入直接与其个人收入挂钩着,或者有销售提成,或者直接关乎着奖金的高低。因为与销售总收入有关,推销45元的盒饭自然比15元的相宜。可以验证的行为有二:其一是对购买45元档盒饭的旅客热情有加。区区在下有一次坐高铁外出,身旁一位旅客表达出购买意向后,列车乘务员详尽向其介绍各种品类,并拿来实物供其查看、挑选,服务之热情与“铁老大”的传统形象迥然有别。其二是“藏着卖”。销售盒饭的列车乘务员总是主动介绍、推销单价高的盒饭,餐车的吧台上展示,也是单价高的盒饭。除非旅客指明要求“15元盒饭”,她们才会将这隐藏着的低价盒饭拿出来售卖给顾客。是的,如果个人收入没有与盒饭销售额挂钩的合约安排,上述的行为不会出现。因为对销售盒饭的列车乘务员而言,卖15元也罢,卖45元也罢,关我鸟事?合约安排有变,人们的行为随之而变。合约安排对权利和责任的界定,决定着资源的使用效率。

      不要以为铁老大是垄断者,便认为高铁上的餐食没有竞争者。乘坐高铁,旅游可以自己携带食品上车。遍视车厢之内,可以发现,享用自带食物者比比皆是。旅客的自带食品,便是高铁餐食的竞争对手。不是有了垄断,竞争就不复存在了,竞争是无处不在的,只不过有时竞争的形式和地带有变化而已。这里要说的, 是作为竞争对手的自带食品的存在,也是约束高铁餐食不能“漫天要价”的力量。

      因为65元和99元档盒饭市场需求少,又因为铁路公司控制着“15元盒饭”为代表的低价盒饭的供应量,加上列车乘务员的收入与盒饭销售收入挂钩的合约安排,正是在这样的局限下,45元档的盒饭“脱颖而出”,成为了高铁列车上需求最大、最畅销的餐食,也直接指导着幕后基地的餐食生产行为,“45元盒饭的产量最多,占到一半以上”因此而出现。铁路公司调控低价盒饭的供应量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,这是企业的正常行为,在市场上,控量保价,饥饿营销的行为和现象,不是很常见么?旅客自然也没有什么可“作悲情状”的,你可以自带食品,可以不买,大有选择的自由。


  • 发布:蒋先生   点击:632